首页  »  电影影评  »  港片翻身之作!可惜再也没有第二部

港片翻身之作!可惜再也没有第二部加载中

2020-06-18 11:50十点电影

今天这片,十点君想写很久了。之前在片单,老妹儿就有提过,说要给大家讲讲。

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,小时候,搬着板凳坐在电视机前,糯米、桃木剑、黄符纸、茅山术,身着清朝官服、高举双手的惨白面孔。

明明很害怕,可还是揪着身边大人的衣服,捂着眼睛看完的电影 ——僵尸片。对于香港电影来说,它是一个时代的记忆。

对于我们来说,它是贯穿着整个童年回忆。

可如今,这个黄金年代,随着英叔的离去,彻底封尘。

再也没有优质作品出现。

直到16年后,它横空出世了 ——好于95%的恐怖片。

被僵尸爱好者们誉为,写给僵尸片的一封情书。

讲它之前,不得不提当年的香港电影史

还记得,1979年。香港电影新浪潮。

徐克、许鞍华、谭家明......大批优质的电视幕后工作者转投电影圈。

当时的电影主流,渐渐从多元转向了创新。

洪金宝的《鬼打鬼》便是。

功夫喜剧+鬼怪元素,不仅令人耳目一新,也让“灵幻片”从无,到有。

《鬼打鬼》就是在这种时候,洪金宝慧眼识“英”,与道长林正英一拍即合,两人誓要将“灵幻片”玩出新花样。

几年后,《僵尸先生》上映了。这是香港电影界,第一部真正意义上将僵尸融入现代社会的电影。

它太新颖了。

在香港人心中带着神秘和敬畏的茅山道术,被运用得炉火纯青。

加上大规模运用的特技效果,让这部小成本电影大赚特赚2000万票房。

从此,香港僵尸片成了最主流的电影,跟风而拍的电影数不胜数。最热闹时,有“17部僵尸电影同期赶拍。”“荒郊野岭的片场,无数大小僵尸蹦来跳去”。

从电影的僵尸系列,到电视剧《大头绿衣斗僵尸》、《我和僵尸有个约会》。

街上、影像店,摆在最好位置的,永远是僵尸片。可惜,好景总不能长。

90年代初,僵尸片开始没落。连英叔都没能止得住颓势。

97年,香港回归,林正英逝世,僵尸片彻底跌入谷底。

之后,便再也没有人拍出像样的僵尸电影。

直到《僵尸》的出现,才让僵尸片再次以高评价的方式,出现在观众面前。钱小豪(钱小豪饰),一个过气的僵尸片演员。

曾经辉煌的梦想和和睦的家庭,都早已离去。

他带着全身家当,住进2442单元,决定带着遗憾自杀。

却没想到,在命悬一线之际,被楼内隐世多年的道长救下。道长阿友(陈友饰演),出生于道士家族。

一代一代又一代,都在与鬼打交道。

可也是这一代又一代的更迭,让人变了。人们不再信鬼,也不再怕鬼。

红极一时的僵尸片就此没落,茅山道术也渐渐泯灭。

道具、符咒都成了摆设。当年的友哥一个人能赶一群僵尸如今却只能感叹失业相似的经历,让小豪与道长相谈甚欢。

一来二去,便住了下来。

痛苦地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,小豪发现 ——在这栋看似平常的公寓里,每个人都藏着自己的小秘密。

先是那个窥探他房间的疯女人,阿凤

常带着儿子小白,在门口偷吃祭拜死人的贡品。

每次小豪开门,阿凤都会转头看他的房间。

看过一眼,便像是被什么惊吓到一般,立马逃走。其次是邻居梅姨

梅姨和冬叔,是一对孤寡老人。

日子虽然过得清贫,却处处透着幸福。直到一天,冬叔坠楼了。

冬叔的死,梅姨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她把尸体藏在房内,紧闭房门,不让人进入。

除了楼下专做法事的法师阿九。

阿九也很奇怪。

每次做完法事,呼吸困难时,他都要狂奔进屋内暗房,撒灰,卷烟,抽上一口,才能勉强顺畅。阿九告诉梅姨,说他有方法,能让冬叔起死回生。

而这个方法便是 ——炼尸。

既然这个世道无僵尸可捉,那么便自己造僵尸。

阿九将冬叔的尸体用泥土敷住,封入浴缸。然后用阴气最重的香杉木,离地存放。

并嘱咐梅姨,不可将盖住冬叔脸面的铜钱口罩拿下。可没想到,梅姨却破坏了他的计划。

为了让冬叔复生的几率更大,梅姨擅自摘下僵尸的铜钱口罩,用了阿九所说的最后一个办法 ——童子血。

可童血哪里来呢?

这栋楼里,唯一的小孩,只有疯女人阿凤家的小白。

梅姨将小白哄骗进屋内,推进浴室,然后......关上了生的房门。与此同时,道长家闲置多年,用来感应僵尸的八卦阵,突然重启了......炼尸,终成。

僵尸.....出世。发现没?

不同于以往僵尸片的欢快和恶搞。

《僵尸》反而安静内敛。处处怀旧。

破败的公寓楼,泛黄的房屋、家具。

我们有多久,没见到过这样的老香港了?主演也面熟。

钱小豪,楼南光,陈友。

都是当时香港黄金时代,僵尸片里的顶梁柱。故事内里,压抑、悲伤。

当我们为一个又一个熟悉老面孔的出现而欢喜时,却又不得不为他们片中的落魄处境而忧伤。但最重要的,还是它的故事。

是僵尸电影里,少见的完整和饱满。

为了这个故事,剧本前后大改过3次。

每一帧画面都是戏,全都暗藏着致敬。小豪藏进手提箱里的旧照片像是时空与时空的对话。《僵尸》(《僵尸先生》| 米铺老板午马)

符咒、八卦镜、糯米、沾血的铜线......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元素浮现时,你会忍不住想起它们曾经的意义。

《僵尸》(《僵尸先生》)

《僵尸》就像一本写满了楼里奇怪故事的书。

内核是书里的人,以及那人与鬼共存的世界。

这个世界的交界,很模糊,也很市井气。

信神、拜鬼。

知晓善恶有报,从不轻易造恶业。

是以前的香港人们,过惯了的生活。即使经济飞速往前奔,新的高楼大厦建起。

那些对于祭祀文化的熟悉,和民间灵异传说的口耳相传,却还留在原地。

造就了一份独属于香港的恐怖。

也是《僵尸》所展示的那毛骨悚然的阴郁。比如 ——久不住人的房间要先敲门。

租房前要先点香送鬼神。又比如 —— 阴兵借道。“阴兵借道有三种说法,其中一种是指大灾难过后,阴间派来的阴差片里预示的,恰好就是大楼即将到来的血光之灾”鬼新娘的配乐一起,充满了香港僵尸片“心悸”的味道。视频↓↓↓,胆小别戳。这是“僵尸”和其他“鬼”不一样的地方。靠的不是突然的恐吓,也不是摸不到触不到的黑暗。而是实实在在的,就在你身边站立,你却不敢出声呼吸的恐惧。《僵尸》《僵尸先生》所以才会怕。怕它悄无声息靠近你时,你却无知无觉。也学会了捂嘴闭气的游戏。鸡皮疙瘩是不是起来了?这就是氛围。曾经有人在知乎上问过:为什么香港的僵尸片近乎绝迹?

对,不是没落,而是绝迹。

你想想,这十几年来,有哪部僵尸片进入过大众视野?

究其原因,有人说,是观众变了。

曾经信鬼怪的那批旧人,变成了无敬畏和惧怕的新人。

没人怕,也就无鬼可捉,无片可拍。有人说,是寿命到了。

就像赌博、黑帮、古惑仔的电影。

拍多了,也就厌倦了。

再加上曾经的标杆人物,去世、息影,新的一辈又无人可用。

最后只能走上穷途末路。可归根结底,还是质量不行。

港片最爱模仿跟风。

《僵尸先生》大爆之后,短短几年就出现了一百多部相似电影。

为了赚钱,场景粗制滥造和毫无新意的剧本成了必然。

可良莠不齐的作品,观众们怎会买账?

赚不到钱,恶性循环,吸引不了优秀的制作班底的僵尸片,最后只能从没落走向绝迹。还记得,徐克曾拍过一部《僵尸大时代》。

电影结尾,道士与心上人远走他乡,独留地下藏着的,千万具“死而不腐”的僵尸。

这是一种时代的沉底和消亡。《大僵尸时代》也是一种执念。

生不逢时的执念。原本可以好好走的路,偏偏堵死了。

就像明明没用了,却一直将八卦阵挂在墙壁上的道长。

生死相隔,却因放不下爱而杀人的梅姨。也像是《僵尸》所想讲的,“僵尸片”的兴衰盛亡。

我们眼看着它起高楼,眼看着它酬宾宴,也眼看着它楼塌了,明知道黄金时代已走远,却还是忍不住想问它,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